莫杜拉斯

谁家楼下烧夜香,玉笙哀怨弄初凉


风起抚你衣袖,微微微又轻


风来送我夜香,清清清又冽


你枕在我身旁那眉眼如画


像远方清歌一首飘渺


似天上孤月一轮寂寞


在我身旁,你却也在天尽头


想以指描你含情目,点你微启唇,


但却是靠不近,难触摸


辗转辗转,何必湿了眼眶


这人间一昼夜,心中却过那天上万年


一切花好月圆不过幻影许人看


你待我好,有几分,是为何


有些事又何必细细想


连最真不过我的心


也不复当初真挚炽热无顾忌


究竟事事难逃细思量


如今清醒都成可惜是错了哪一步


哪一步,失了我年少天真常欢颜


哪一步,消磨我心心念念一缕情


哪一步,结成这表面光鲜似劫缘


一走了之的任性,的勇气


勉强粘起的我是否还会有



难得人间天高高,水长长,桃夭夭


几多景忘几多忧


一走了之的任性,的勇气


勉强粘起的我是否还会有


叹息向来沉重怎会不可闻


不过它总只沉沉落在我心上


像深山木末芙蓉花,


无端发红萼,纷纷开且落


罢罢罢,合该无人晓


邻院谁家玉笙寒秋风


在玉露圈吃了很多玻璃渣糖,实在忍不住写小破诗(?其实也可能是歌,因为我脑中一直有旋律)相当于是虐我最深的人间无数某名场面前的一段脑补,写得可能有些垃圾就不艾特太太污眼了,受不了虐的旁友,我相信这个名字不会是你点击进来,所以不负责的🌚最后因为这是类似夜深人静的多愁善感碎碎念,所以故意写得没那么矜持,可能有些怨妇感?

按董素青老师说的,到时代中学体会老福州

路上狂野的福州公交让我想狗带

仓山区确实很有风味,南国的气息应该来自于无处不在的苍翠葱郁的榕树

一直时不时下着随性的小雨,这应该也算福州特色

晚上闽光庵聚餐还是没拍出成功的合照

开学第一周的周六就是如此了

照片隔了这么久才出确实是我有..懒

来自2018.9.8